【致富经20150129期】吴思进种植无患子致富,我为父母返乡创业_无患子致富经

吴思进:小心啊,开始。  记者来采访时,吴思进领着村民们正在采收的这种果子就是无患子。  记者:好多。  吴思进:好多,大丰收,大丰收。  记者:摘这个果子这么费劲。  吴思进:哎哟。  用脚踹树、爬树、摇晃树枝,或是用棍子敲打,还随时可能被掉落的无患子砸中。这个季节采收无患子,对人、对树都很折腾。

   吴思进:采收是10月份中旬采到第二年的1月份。11月中旬最好。底下铺个网,铺个网一打下来全部在网上,把网拉起来比较方便。现在因为接近尾声了就没拿网去弄。  记者:人上树这样晃,对这个树有破坏吗?  吴思进:不会的。

  我国长江以南的很多地方都长有野生的无患子树,可真正了解无患子用处的人却很少。因为吴思进2012年下半年的一个发现,短短2年时间,在他的 老家,无患子的种植面积就达到了2万亩,当地政府还制定了连续5年每年发展1万亩的目标。曾经无人问津的无患子成了当地很多村民心目中的摇钱树。  江西省金溪县经济作物局副局长姜吉良:无患子这块。他提出来以后,我们县里面领导,对这个做了调研,这个无患子在未来发展中前途很大。  江西省金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王彬:他应该是在我们本县,或者说乃至在全国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做这种产品的。  江西省金溪县琅琚镇枫山村种植户洪飞马:在我们考察以后,才知道这个东西是有哪些方面的好处。我们肯定会赚钱。  吴思进靠无患子在当地一举扬名,他几乎倒闭的公司也起死回生。2013年,吴思进干脆给自己刚出生的儿子起名吴患子。  高中同学刘卫民:他姓吴,无患子也是姓“吴”,你儿子干脆叫吴患子得了。再加上我们本身这个企业也算是他培养的一个儿子,所以说他两方面都得到。  在吴思进的手中,无患子究竟能做什么呢?采访时,吴思进让记者把口红涂在他手背上,做一个实验。  吴思进:它这个去污能力很强的,也是纯天然的。这个很黏的。主要是靠这个皮里面的那个皂苷清洗的。  记者:擦掉了。  吴思进:是,放在矿泉水里试一下,捏一个下去,你摇一摇,用力摇。  记者:很多泡泡,这个是哪儿来的?  吴思进:就是这个皮里面出来的泡沫,纯天然的泡沫,像我们现在好多沐浴露(的泡末),是石油里(提炼的)发泡剂。(但)这个是天然的泡沫。你看,泡泡越来越丰富了,这就是纯天然的肥皂。

那么,吴思进是如何靠无患子赢得财富的呢?  上海,吴思进打拼了18年的地方。高中毕业后他就来到上海,从工地上的一个搬砖小工,变成了有600多工人的建筑老板。2010年的国庆节,吴思进没有告诉任何一个家人,独自回了一趟老家江西,这一去,他却决定放弃上海的一切,不再回来。

 

  吴思进之所以做出这个举动,都是因为三个月前,他从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口中听说了一个捡钱的行业。  吴思进:我同学他说,我现在在捡钱一样的。那几年真的是做得很疯狂。那个时候整个行业是一直在往上升。  叶东明,就是吴思进口中的那位老同学。2010年7月的一天,叶东明到上海出差,多年不见的两个老同学相约见了面。吴思进只知道叶东明在老家金溪县办了企业,但具体做什么,他并不清楚。  吴思进:我就问他,你做什么东西,他说做香料。金溪县那时候香料很有名,但是我不知道什么叫香料。

  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:我说香精香料,他说不知道,我说精油你知道不,他说明白了,精油知道。  老同学接下来的一番话让吴思进吃了一惊。  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:我们精油我们基本上是出口的。我们是用那种铁桶的,一桶200公斤的装,他说你用桶子装精油啊。  吴思进:当时一瓶玫瑰精油卖到800多元钱,5毫升。  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:小瓶的价格,我大概是2角钱。(打比方)2角钱的成本,可能要卖20元这个样子。相差50到100倍。他吓一跳。  吴思进的老家金溪县被誉为“华夏香都”,有香精、香料企业30多家,但当时都是生产原料和半成品,其中就包括叶东明的企业,没有一家企业生产终端产品。原料和终端产品之间有着巨大的差价,听老同学这么说着说着,吴思进就动了转行回家的念头。  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:我当时自己也想搞,但是没这个精力。我说我们金溪全部是做原料的,我说你来做这个东西做化妆品,肯定好。  吴思进:我也知道建筑这方面不可能一直会这样下去的,要搞个实体、实业。这个利润是还好,是可以值得我最起码不会亏本去做。而且我同学他又懂。  2010年国庆节回老家考察,一个月后吴思进就转让了自己在上海的建筑生意,到老家租地建厂房,这让当初鼓动他回家的老同学叶东明也很意外。

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:只是让他有个这个概念,自己去想一下。我当时也没想到他那么冲动。  吴思进:反正我看准了就干,说干就干,如果去犹豫反而做不好的。  吴思进做梦也没想到,他为这次冲动的转行付出了惨痛代价。接下来的两年时间,他不仅花光在上海打拼18年的全部积蓄,还负债百万,陷入了人生的谷底。  吴思进的姐姐吴九香:一个建筑怎么搞成做成化妆品这个行业上来了,根本都不懂。走这条路真的是走反掉了。  不管别人如何不理解,吴思进下定决心不回上海。他如此坚决的背后,还因为一份情。而当初支撑他闯荡上海的,也是这份情。  这里是吴思进的老家,他的家曾是村里最穷的。父母常年有病,姐姐、弟弟很早就辍学了,家里一直靠借钱供吴思进读书。吴思进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,读高中时还被同学们叫做“数学家”。

  高中同学周秋梅:我们男女同学之间不怎么交流的,但是就是因为他数学成绩好我记住了他。特别好才会记得住。  不成想,吴思进却在高考时发挥失常,没有考上大学。家人都劝他补习一年,再考一次,他却选择外出打工。  吴思进:我做梦都想上大学。没有钱怎么上,没办法。家里真的供养不起我读书了,我知道已经是举步艰难的那种地步。如果我再去读书,父母的压力相当大,我出去打工,最起码我这边还可以养他们。  连吴思进自己都想不到,自己这一走,却在上海成了身家千万的建筑老板。  初到上海,吴思进只是建筑工地上的小工,省吃俭用,第一年攒下了1000元钱。他把一半寄给老家的父母,另一半报名参加了同济大学建筑系的函授班,报完名兜里就只剩6角钱。  吴思进:剩下6角钱,一分分加起来买盐,但是人家不卖给我,他说懒得数,所以面条吃淡的,没有盐的,吃了几个月的榨菜。  高中同学周秋梅:他自己回来有跟我们同学讲过了。说是有睡过天桥下面,就是达到这种程度。  吴思进:如果我不去读建筑学校,我就不会看图纸,也就当不了管理人员了。我那个时候干活也不觉得累,我是从早上做到晚上都不感觉累的。  这是当时的吴思进,他一边打工一边读书,很快学会了看图纸,他的努力被老板发现,开始让他从事管理工作。1998年,吴思进当了包工头,2000年,他自立门户,2007年,他手下员工已经有600多人。  日子早已苦尽甘来,但有一件事始终让吴思进很揪心。父母的身体越来越差,几次到上海治病,却又怎么都不习惯在上海住,坚持回了江西老家。吴思进也就产生了回老家创业的念头。

  吴思进: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父母亲,家里没人照顾。如果这次我不回来,(父亲的病)很麻烦的,好几次都是我及时抢救,发现他然后送到医院里才保住了命。我还是想回家创业。  2010年11月,吴思进回到老家金溪县二次创业,生产化妆品。可当他投资600万元,租地建厂房时,才发现自己对生产化妆品根本不懂,而他原本以为能帮上忙的老同学其实也是门外汉。  吴思进:半成品跟这个成品是完全两个概念。他只懂一些原料,对这些化妆品包装材料,对这些化妆品配方,都是门外汉,没有一个人懂。  吴思进在上海打听到一个能帮自己的人。谷雷,上海人,从事化妆品行业十多年,2011年年底,谷雷刚好从上海的一家化妆品公司离职。可是,能不能把他挖到自己的老家来,吴思进心里也没底。

可两人第一次相约见面,谷雷就答应吴思进,跟他回江西一起干。当时,吴思进告诉谷雷,大家一起创业,还答应给谷雷一定的股份。  谷雷:在那边如何去开展工作,这一块我当时心里没谱说实在的,但是就建立在对吴总的一个信任上。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去了。  2012年初,随着谷雷的加入,吴思进逐渐建立了自己的技术团队。  吴思进首先把目光锁定在国内化妆品行业正时兴的手工皂上。一块冷制法制作的手工皂,制作周期一个月左右,不含化学清洁剂,价格是一般肥皂、香皂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。

  2012年的三八妇女节这一天,吴思进显得激动而又高兴。终于生产出自己的产品,他提前联系了县妇联,准备在这一天将自己的产品免费发放100份,送给县里的妇女代表,为打开自己的产品市场试试水。  吴思进:因为我坚信我的东西是很好的,我就怕不用,用得好的时候一定会有回头客的。  可是,信心满满的吴思进没有料到,当县里的妇女代表到他的公司领手工皂时,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。才刚一介绍手工皂的市场价格,就遭到了大家的质疑。  江西省金溪县妇女联合会原主席饶木兰:那些女同志就说金溪还能生产什么好东西,就这么一块小皂要几十块钱是不可能的,确实当时是这样说的,就觉得一块小肥皂。不可能值那么多钱。  吴思进:大部分都说金溪能生产什么东西,这个小地方,人家就相信广州的,上海的(化妆品)。  接下来发生的事,更让吴思进心寒,100份免费的手工皂礼品发是发出去了,可却没有一个人敢用,更别说反馈什么使用心得了。  吴思进:哪知道发给她们不敢用,这就头大了。

  江西省金溪县妇女联合会原主席饶木兰:他当时跟我们说可以洗脸,可以洗手这些,这直接接触到皮肤的,人家就怕是弄坏了皮肤就不敢用。  吴思进:都不敢用。当时真的打击很大的。  尽管没人敢用,吴思进还是继续搞免费赠送的活动,坚持了半年。新的产品系列不断开发出来,他尝试通过网络销售,却依旧反响平平。到2012年8月,吴思进已经累计投资了1000多万元,此时,公司的一位股东却又提出要退股,还劝吴思进也别干了。  吴思进:他说把厂卖掉算了,不要开了。当时立马也就退股了,搞得我就更迷茫了。就不知道这条路该怎么走。  吴思进的妻子黄美琴:我也难受,我就说,我说早知道你这样就不要回来了,以前在上海,毕竟再怎么说,不会像这样睡觉也睡不好。  原合伙人谷雷:那个时候竞争非常激烈,这个行业可以说用残酷两个字来形容。就全国而言每天都有至少几百家公司,或者是这种店铺倒闭,但每天又有几百家开出来,化妆品品牌。  这是吴思进老家县城里的一棵野生无患子树,2012年,陷入困境中的吴思进正是靠着无患子打了一场翻身仗,濒临倒闭的公司起死回生。

2012年9月,为了给陷入困境的企业找一条出路,吴思进来到台湾考察。在台北多家超市、商场的货架上,他发现了一些写着无患子的系列产品,有护肤品和洗浴用品,价格定位中高端,店员介绍说卖得很好。  吴思进:他说这个宝贝,这个是以前没有洗衣粉,没有肥皂,就是拿这个洗头,洗澡,洗衣服的。这个是纯天然的。他跟我讲解了我就心动了。   其实,无患子产品在台湾已经风靡了十多年。吴思进按产品包装上的地址找到了生产厂家,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自己的老家就有无患子,无患子就是老家人说的肥 皂树。化工的洗涤产品普及后,知道无患子的人越来越少,吴思进也是头一次见到无患子生产的天然洗涤用品和护肤品,他觉得自己要抓住这个商机。

  吴思进:很多人崇尚环保、纯天然。我就想把这个好的东西引到这边来。化妆品太多了,我没法跟人家抗衡,我只有找到这种亮点。  商机摆在眼前,可难题也挡在吴思进的面前:如果希望产品尽早进入市场,就需要购买成熟的技术和产品配方,这需要100多万元;而且,老家的无患子都是野生的,数量少,也就没有现成的原料。可没过多久,吴思进的难题却迎刃而解了。  2012年9月,吴思进从台湾回来后,把在台湾的见闻汇报到金溪县人民政府。  吴思进:在这里要想发展,也要让他知道了解。我说县长,我说这个东西可能挺好的你到时候看一下,它叫无患子。  江西省金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王彬:我刚开始也不太清楚,后来回想起来原来就是我们小时候,没有肥皂的时候,用过的那个东西。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东西一个很好,第二个附加值特别高。一个(无患子)小香皂可以卖到六到七十元钱,而我们这一块肥皂大概就五六元钱,这就是十倍。  县政府对吴思进想做无患子终端产品的想法非常重视,经过多次考察了解到,我国福建、浙江、贵州等地,都在发展无患子树的人工种植,也有一两家企业着手开发无患子终端产品。金溪县政府作出了一个决定。  江西省金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王彬:政府想通过五年的时间,打造五万亩的无患子原料林的基地,一年一万亩。所有的苗木由政府无偿提供,成果由公司去收购,老百姓光种植这一块就够了。还有就是我们连续补两年这个肥料费。  江西省金溪县经济作物局副局长姜吉良:无患子除了作为洗涤用品以外,它还可以作为化妆用品。它那个果核它含有40%的油,还可以提炼生物柴油。  无患子树有一两百年的树龄。人工种植的无患子树五年后才会结果,十年左右进入丰产期。为了让农户更早见到效益,政府采购了两年、三年、四年的苗,发放给农户种植,还多次组织考察,农户们也吃下了定心丸。  江西省金溪县琅琚镇枫山村种植户洪飞马:很大信心,这为什么,天然的东西老百姓都拥护。

  江西省金溪县秀谷镇里吴村种植户王辉:这个树基本上全身是宝。不管是树干也好,叶子也好果实也好都可以有很多用处,所以这一块我们就认为是阳光项目。   2013年,政府出面为吴思进争取了300万元的贷款,吴思进从台湾买下了无患子系列产品的配方,研发了10多种产品。除了当地少量的无患子,他主要收 购浙江、福建的无患子进行加工。2014年吴思进的无患子系列产品通过网络销售,销售额突破了1000万元,他的企业在两年的时间起死回生,成为“华夏香 都”里成功尝试终端产品的第一人。  截至2014年年底,金溪县已经发展无患子人工种植面积达两万亩。  吴思进:做一个企业一定要找一个亮点,这个企业才做得起来,不是跟着人家屁股后面去走。